文書樓 > 九州伐謀錄 > 第二百三十四章 接收晉陽城 國舅姬云成

第二百三十四章 接收晉陽城 國舅姬云成


  晉陽侯愣住了,厲聲喝道:“鐘德!你要造反不成!”
  鐘德冷哼一聲,呵斥道:“是你們逼我的,軍令不明不清,一個隨機應變會帶來多莫大的后果,你知道嗎?”
  “就算你心中又不滿,我們還是可以商量的嘛,這樣豈不是讓仇者快,親者痛啊。”晉陽侯繼續說道。
  “懶得跟你廢話,來啊,打開城門,請太玄軍入城!”鐘德一聲令下,其他的神道軍都愣住了,沒有人說話,現在這里晉陽侯已經被擒下,欒現也不知所蹤,最高的將官就只有鐘德了。
  “愣著干什么!快點去辦!”
  鐘德又喊了一聲,然后那些神道軍才開始行動,與此同時,出城的百姓都已經安然出城了。
  再之后,晉陽城頭掛起了白旗,這是投降的意思。
  廖興此時的大軍已經開過來了,一邊掩護百姓撤出戰場,一邊開始往晉陽城進發。
  “報!廖將軍,晉陽城高掛白旗,神道國的虎紋軍長鐘德將晉陽侯擒下了,現在正在晉陽城外等候廖將軍過去接受晉陽城。”
  一名士兵跑過來向廖興稟報。
  廖興愣了一下,回頭看向徐程柏,問道:“徐將軍,你怎么看?”
  徐程柏細想了一下,說道:“對面的虎紋軍我也不了解,但是既然城門打開,還是去看一下吧。”
  而就在此時,季淵過來了,拱手笑道:“二位將軍,那鐘德和我同樣是花君訓練的第一批虎紋軍,我與他非常熟悉,所以我想去看看,一看便知道真假了。”
  聽到季淵這樣說,廖興拍手贊嘆道:“軍長你可要小心點,以防有詐。”
  “放心吧。”說著季淵騎馬便往晉陽城趕去。
  來到晉陽城下,這里有虎紋軍控制著城門,晉陽侯被綁著,鐘德正在翹首以盼,眼看著季淵來到自己面前。
  季淵下馬,拱手道:“鐘兄好久不見了啊。”
  鐘德拱手回禮,道:“好久不見了。”
  寒暄了幾句之后,季淵繞過鐘德,來到晉陽侯的面前,呵呵笑道:“哎呦還真是晉陽侯啊,上一次把花君給害的差點被殺,你也有今天啊。”
  “叛國之人!無恥!”晉陽侯怒聲斥道。
  “等你見了花君之后再說吧。”季淵說著回頭向鐘德問道:“欒現呢?”
  季淵是虎紋軍,自然是知道這晉陽城除了晉陽侯和鐘德,還有一個欒現,他們三個應該就是這里說話最管用的將官了,現在欒現不在場,季淵懷疑他有可能在什么地方埋伏著,所以只要見到欒現也被跟晉陽侯一般綁著,季淵會放心一點。
  鐘德嘆了一口氣,知道季淵謹慎,于是擺手示意其他虎紋軍去把欒現的尸體抬出來。
  尸體被抬出來之后,季淵低頭看了看,欒現心口有一支箭,箭頭是從后背穿過來的,這不用說,肯定是偷襲。
  看了尸體之后,季淵回過頭來對鐘德笑道:“鐘兄,原諒兄弟我這樣做,畢竟受降得謹慎,花君教的嘛。”
  “沒事,這都是小事,主要就是我們這些兄弟都想去為花君效力,不想在神道國了,說不定那一天就死了,還不明不白的,唉。。”鐘德見季淵相信他們了,便開始掏心掏肺的吐苦水了。
  “有鐘兄相助,花君肯定是會非常開心的,我在就讓太玄軍進城,接收晉陽城,在之后鐘兄就跟我去見見花君吧。”季淵笑道。
  鐘德點了點頭,答應下來了。
  在此之后,太玄軍入城在鐘德的幫助下接收了晉陽城,其他的周邊郡縣就更簡單了,紛紛開城門獻降,不到半天功夫,整個晉陽之地就已經歸太玄國了。
  北邊西漠軍的軍營中,周左得知這個消息之后都驚呆了,道:“花君真乃神人也,這連城都還沒攻,就愣生生的拿下晉陽了,而且還獲得了九萬大軍,真是高啊。”
  隔日,季淵、鐘德和徐程柏帶著晉陽侯便趕往西境外的太玄軍營,去面見花驍。
  此時的花驍自然也是知道了晉陽城的事情,笑得合不攏嘴,這比他想象的還要簡單,本來他是想,讓百姓中混入虎紋軍,然后等他們出來要刺殺廖興的時候徐程柏帶領虎頭軍將虎紋軍擒下,再利用虎紋軍進人晉陽城,打開城門,放太玄軍入城,沒想到鐘德他們直接就沒有出城就造反了,省去了好多步驟。
  花驍端坐帥帳,不一會兒,季淵等三人就帶著晉陽侯進來了。
  鐘德見到花驍,立刻單膝跪地,拱手道:“屬下鐘德,見過花君!”
  “哈哈哈,鐘德啊,終于把你給盼來了,太好了,太好了!”花驍一邊笑著,一邊上前將鐘德給扶了起來。
  然后花驍吩咐三人坐下,又看向跪在地上的晉陽侯,笑道:“晉陽侯,別來無恙啊。”
  “花驍,你要殺便殺,說那么多干什么!”晉陽侯非常有骨氣的說道。
  花驍呵呵一笑,動手給晉陽侯解開了繩子,又把晉陽侯給扶了起來,說道:“微臣花驍見過晉陽侯,道武王無道,微臣希望晉陽侯能夠主持神道國的國政,成為神道國新的國君,到時候,我這個太玄國,也是晉陽侯的。”
  晉陽侯微微一愣,問道:“你真的這么想?”
  “想什么?別想了,你比那個姬云功還差,我就想不明白了,先王道靈王怎么生了你們幾個沒用的兒子,唉。。”花驍搖頭笑了,然后回到座位上,對晉陽侯又說道:“晉陽侯,本君也不說別的了,你現在有兩條路可以選,一個是被軟禁起來,另一個就是做一個我手中的傀儡,幫我得到神道國,到時候,我可以給你一塊封地,讓你繼續做侯。”
  “哈哈,怎么可以讓你如愿!我選擇第一個!”晉陽侯倍感屈辱,但是他還是有骨氣的,毅然選擇了被軟禁。
  “這才有點像先王那樣的骨氣,那好,看在先王的面子上,我讓你回太玄城,還有就是你的家室陸續也會搬過去,以后你就在太玄城中做一個國舅吧,還有就是,我不會給你俸祿,所以你的衣食住行,得自己想辦法了。”
  說罷,花驍一擺手,晉陽侯就被帶下去了。
  
大乐透造假公布铁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