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書樓 > 創世江湖之戰甲 > 第一百二十八章、谷底入口

第一百二十八章、谷底入口


  “生死由命,如果我最終不能得到醫治,我希望在我人生最后的這段日子里,可以和你們一起開心的度過。”上官飛雪此刻的心情倒是很坦然,有一些事如果真的不能改變了,坦然接受也不失為一種最好的方式。
  “飛雪大哥,別說喪氣話。我們一定會找到藥王谷入口的。”蘇紅袖見上官飛雪如此說,不禁有些傷感,將頭轉向一旁,偷偷的拭去眼角的淚水。
  “你們聽,好像有人在喊什么?”劉秀突然說道。
  眾人聞言,一同側耳仔細聽了起來。
  “費清求見......谷主......”
  遠處,隱約的傳來斷斷續續的聲音。
  “聲音好像從那邊傳來的。”魯生指向東南方向,說道。
  “對,是有聲音。”楊采兒聽了一會兒,繼續說道:“是不是還有人也來求藥王谷的人醫治的?”楊采兒向眾人問道。
  “有可能。我們去看一下。”
  劉秀等人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,臉上再次煥發著喜悅的神情。
  眾人精神抖擻的再次出發。
  穿過了一片茂密的灌木林,上官飛雪等人來至一處斷崖。
  “聲音好像是從下面傳來的。”劉秀指著崖下,向眾人說道。
  “這么高,又沒有路,我們怎么下去啊?”楊采兒看著云遮霧繞的崖下,不禁犯起愁來。
  “下面的人是怎么下去呢?”蘇紅袖不解的看了看宋靈珊。
  “我記得過去我來的時候走過一段洞穴,那里面有很多蛇和蝙蝠,好像還有一個河,里面有很多吃人的魚。”宋靈珊努力的回憶著。
  “要是這樣的話,這崖上一定有通往底下的暗道。”劉秀淡淡的說道。
  “這里怎么能有暗道呢?到處都是光禿禿的,怎么看也不像啊!”吳波撓了撓頭,皺著眉頭說道。
  正當眾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,上官飛雪又走回崖邊,向下看著。
  突然,上官飛雪身體一縱,順著崖邊跳了下去。
  “飛雪,別想不開。”
  劉秀等人見狀,嚇了一跳,趕忙來到崖邊。
  “我沒事,通向下面的路在這里。”
  在距離崖頂五米左右的地方,有一塊突出的石臺,上官飛雪正在那里向劉秀等人喊著話。
  劉秀等人聞言,也紛紛縱身而下,眾人穩住身形,卻見通向崖壁方向有一個一人多高的山洞。
  “你怎么猜到這里有路的?”劉秀不解的向上官飛雪問道。
  “很簡單。”上官飛雪淡淡的一笑,說道:“此崖云霧繚繞,壁上的巖石本該都有苔蘚之類東西才對,可這塊石頭上竟然沒有。可見這里一定是與其它地方不同。”
  “就算不同,你又怎么肯定這里是通向下面的入口呢?”魯生不解的問道。
  “之前大家不也說了嘛,崖頂一定有通往下面的通道入口。”上官飛雪繼續解釋道:“在這里,除了這個地方有些不同,還有別的地方嗎?”
  “有道理。還是老大聰明。”吳波笑著說道。
  “就你會拍馬屁!”楊采兒也笑著向吳波說道。
  “這怎么是拍馬屁呢?根本就是事實嘛。”吳波一臉無辜的紅著臉說道。
  眾人見吳波一點經不起玩笑的樣子哈哈大笑。
  上官飛雪等人進入崖壁的通道,點燃火折子,借助微弱的火光向前走去。
  由于提前做過準備,洞內的蛇蟲對上官飛雪等人沒有構成任何危脅。不多時,眾人便來到了崖下。
  眼見前面便是出洞口,上官飛雪等人卻被一條橫穿而過的暗河擋住了去路。
  吳波想也沒想,便要涉水而過,卻被劉秀一把拉了回來。
  “你忘了宋姑娘之前的話了!”劉秀繃著臉向吳波說道。
  吳波經劉秀這么一提醒,才反應過來,“我差點忘了,這里面可能有吃人的魚!”
  眾人靠近河邊,一眼便看見水底堆著一具具陰森森的白骨。
  “這些白骨就是被這河里的魚啃噬過的人骨。”上官飛雪指著河里的白骨對眾人說道。
  “這里又沒有船,我們怎可怎么過去呢?”楊采兒向上官飛雪問道。
  “大家四處看一下,既然別人有過去的,那就一定有辦法的。”上官飛雪邊說邊向四周瞅去。
  “這里。”宋靈珊指著洞壁里的幾條碩大的植物根對眾人說道:“我們可以借助這些植物的根從這里攀爬過去。”
  “不錯。這里還有幾處新的印記,應該就是之前那些人走過的痕跡。”上官飛雪指著一處根須的破損處,拽了幾下對眾人說道。
  “我先過,你們跟上。”劉秀自告奮勇的說道。
  洞內的根須比眾人想像的要結實的許多,上官飛雪等人沒有費什么氣力,便順利的過了滿是食人魚的暗河。
  走出洞來,外面又是另一翻天地。
  可能是由于氣候濕潤的原故,這里的樹林要比山中其它地方的粗壯許多,野花野草也要更多。
  在一處通往遠處的小路旁,四個一身異族打扮的男人站在一個衣著華麗的少年身邊,焦急的向里面喊著話。
  衣著華麗的少年顯得是中了很深的毒,臉色黑青的閉著眼,斜倚在一塊石頭旁邊。
  “各位打擾了。”上官飛雪走向那幾個人,施了一禮,說道:“諸位也是來找藥王南宮前輩醫病的嗎?”
  “廢話,不找藥王谷的人,難道是找你?”一個滿臉短須的男子一開口就懟了上官飛雪一句。
  見短須男充滿敵意,上官飛雪臉色一變,便要發火。
  “你這人怎么這么沒有禮貌。我們好言相問,你不愿回答,不回答也就罷了,犯得著這么說話嗎?”楊采兒見短須男對上官飛雪說話如些不客氣,也立刻不滿的懟了回去。。
  “各位別見怪。在下費清,在這里向各位賠禮了。我們在這里已經等了幾天了,仍是未得藥王谷的人允許進入,我這安巴林兄弟也是一時心急才沖撞了各位,但我們是決對沒有惡意的。”一個身材中等,一身長袍的男子向上官飛雪等人回了一禮,解釋著。
  “沒有用的。藥王谷的人如果不想見你們,你們就算是等上十年,他們也不會與你們相見。”宋靈珊冷笑了一聲,向費清說道。
大乐透造假公布铁证